主页 > T生活人 >壮志云霄(一)‧机长决定不容失误‧瞬间定生死 >

壮志云霄(一)‧机长决定不容失误‧瞬间定生死

发表于2020-06-28
壮志云霄(一)‧机长决定不容失误‧瞬间定生死有记者採访中国着名小说家兼赛车手韩寒时,问他最怕的一件事是甚幺?韩寒幽默地回答:“我最怕的就是坐飞机。因作为一名赛车手,方向盘却不在自己手上。”韩寒的想法也反映了所有飞机乘客坐的心态。每坐一回飞机,生命就不是由自己掌握了,从起飞前的维修工作,机场控制塔的调控,到负责载送乘客飞至目的地的机师,无一不是掌控数百条人命的核心人员。而从上机到下机,全面操控这数百条人命的,就是航机内拥有最高指挥权的机长。机长常要在一两秒钟内作出重大决定,不容许任何失误,也因为这样,让我们看到了年纪轻轻,却有着非凡气势和气度的周骏——这个从26岁起就当上机长的南航飞行员。飞行员似乎是每个男人的梦想。同样的理由,周骏自小就种下了这个果。“从我懂事开始,就认定了飞行员是我最初也是最终的梦想。”虽不知飞行员需要具备些甚幺具体的条件,但周骏总是下意识地一直努力作好充份準备,譬如视力的保护和体格的保养。周骏说,身为飞行员须具备三大基本条件:一是身体的条件,二是良好的空间思维,三是良好的心理素质。“所谓的身体条件,最重要的是视力要好,不可有近视,有散光问题的话更是一概否决。但若是在投入飞行后视力有变化,在符合航空医生要求的标準情况下,是允许的。”除外,他说身上也不能有大的伤疤,因飞机在飞行时承受各种超重、失重的情况下,可能会导致伤疤破裂,这将不利于飞行。再有,就是不能有遗传性家族病史。至于要有良好的空间思维与心理素质,他解释说是因为飞行员常会遇上突发状况,所以具有大胆果断、思维敏捷及稳定的情绪是非常重要的。就算具备了以上条件,但如果在有限的时间内不能掌握飞行技巧的话,也有被淘汰的可能性。“记得那时,我们湖南省有两万人参加招飞面试,最后只有19人通过。而我,很幸运的成为19人中的一员。”每次飞行皆是新挑战飞行员一般都须经过三个阶段的严格考核,从航校学员到副驾驶,通过理论飞行与测试后,才会晋升为机长。“一名飞行员须通过无数次的测试和联考,即使我现在已是机长了,可还是每年都得通过两次以上的测试,才能继续飞行。”他说,一般的联考,及格分数是60分,但对飞行员的要求却是格外的高,要90分才算及格。“所以我们的压力和负担,非一般人可以想像的。“飞行时每次遇上的突发状况都不同,我们一定要不时模拟情况,进行训练,才能充份掌握遇上紧急情况时的应对技能。”他说,当百多名乘客上了飞机,机长就必须确保每一名乘客的生命安全。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,是否要继续飞行,还是要终止飞行?马上降落?这都交由机长决定。刚从副驾驶升任机长时,周骏说,那时的心理转折是非常之大的。“在当副驾驶的时候,有一个想法,任何情况,都有机长可以依靠。但当你成为机长后,就只能靠自己了。”对飞行员来说,不同的跑道、不同的风向、不同的天气、不同的搭档,促成每次飞行都是挑战。“安全第一,是飞行员第一天上课就得永远记住的重点。若连最基本的安全保障也没达到的话,飞行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起飞降落最易出状况周骏说,一般上飞机在起飞与降落时,最容易出现状况,也最考技术与难度。“不可盲目地为了起飞而起飞,落地而落地,在落地条件不允许的时候,机长就要有第二或第三的选择,永远都不可以只有唯一的选择。”他举例说,在飞机要落地的时候,是140节左右的速度(一般车子只有三四十节),若此时忽然下起倾盆大雨来,是完全是不适合落地的。此时,机长就得复飞,其间关乎天气、燃油、机场设施等条件,若始终无法达到着陆的要求,为安全起见,飞机就要改落备降机场了。“在低高度複飞,飞行员的操作一定要谨慎。飞机和车子一样都会有种惯性,控制不好,可能会造成着陆比较重。”事实上,任何情况都在考验机长的直觉反应,譬如起飞时的速度已经很快,飞机却故障的话,这时起不起飞,就只有一两秒时间决定,稍迟疑的话,飞机可能就会冲出跑道了。“现在的我们,起飞时就已想到中断飞行,落地时在想着複飞,随时都得作好準备。”他也说,飞机在起飞与降落时是靠飞机师的经验控制,然而一上了天空,即可以依靠自动仪器来控制飞行。他说,落地条件不理想时,飞机师不勉强落地,复飞值得鼓励。“所以,面对飞机返航、备降、延误等特殊情况,我们很希望乘客们都能够理解我们,请相信这样做完全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。”首度掌机情不自禁大叫第一次起飞的感觉,周骏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。“感觉就像坐过山车。但过山车是有起有落的,而飞机却是一直向上飞的,我的心跳加速,情不自禁叫了起来。”他说,坐在驾驶座和客舱的感觉是全然不同的,客舱只有小窗口,但驾驶员的前方却是视野180度的透明玻璃,不管是视野、生理心理都大大的不同。“地平线会在眼中慢慢消失,机头一直朝上,眼前看到的只有一片蓝天。真的很激动很激动。”但兴奋与激动会随着飞行的经验累积而慢慢消失,现在的他永远只有一种心情,就是如何确保所有乘客的安全。突发状况挑战应对智慧在遇上突发状况的时候,应该继续飞行抑或马上降落,往往直接挑战机长的智慧。“我们会根据情况来判断与决定。如果情况非常紧急,如有乘客心脏病发,又或者飞机处于不安全状况,譬如飞机部份破损、发生火警、重要仪器失去功能,这些,都应该马上在附近的机场降落。”但如果情况并不恶劣,认为可以在飞行时稳定情况的,他们都会选择继续飞行。周骏也补充说,身为飞行员,都一定要有医疗常识,才能作出最正确的判断。怕风切变乘客图开舱门惊魂除了闪电、大雨或颠簸,“风切变”,是很多飞行员最怕碰上的。“一般而言,飞机是逆风而飞,而风切变是指大气中不同两点之间的风速或风向的剧烈变化。遇上风切变,飞机有可能失去大部份的升力,对飞行员的操作会带来很大的影响。”整体而言,风切变是一种大气现象,是导致飞行事故的大敌,特别是低空风切变。自然现象难预测,周骏说,他曾碰上一个很惊险的人为状况。那时飞机在晚上飞行,当中一名乘客可能神志不太清醒,误把飞机后舱的门当厕所,他不停地尝试打开它。“当时,我看到警告灯亮了一下,马上通知空服员去了解情况,才避免了这场意外。”惟他补充说,由于压力和设备设计等关係,飞行时客舱门一般是打不开的。情绪平稳确保乘客安全周骏说,飞行员开车出事故率绝对是最低,因为他们比一般人更具备思考能力。“它使我具备同一时间处理各种事件的能力。我们很清楚哪件事应优先处理,并让心情保持稳定。”譬如,有回他要从广州飞长沙。当他準备上飞机作準备时,就接到父亲的求救电话。“爸爸告诉我,家里进贼了。一般人听到这事一定会很慌,但我只问了一句:家里的人安不安全?爸爸回答安全,我马上就把电话挂上了,因我告诉自己,待会儿我还要把飞机开到长沙。”他说,飞行员的责任和压力比一般人要大,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,他身负着的,是全机人的安全。付出很多满足感也很大周骏说,有回飞行中他无意中穿过客舱时,看到一群乘客正很愉快地交流分享,那时,他忽然涌生很大的满足感。“这些乘客,可能乘着我驾的飞机去工作、去旅游、去见他们想见的人。身为机长,当下我真的觉得很满足很幸福,能把这些人安全地送达目的地,让他们能与想念的亲人相聚,这任务,真的非常有意义。”这份工作,单单只是应付无数次的考试和考验,可能要付出很多,所走的路也更艰难,但他说,当中得到的乐趣和快付出很多满足感也很大年龄29岁出生中国湖南公司中国南方航空资历11年周骏机长今日登场机长常要在一两秒钟内作出重大决定,不容许任何失误,也因为这样,让我们看到了年纪轻轻,却有着非凡气势和气度的周骏——这个从26岁起就当上机长的南航飞行员。韩寒的想法也反映了所有飞机乘客坐的心态。每坐一回飞机,生命就不是由自己掌握了,从起飞前的维修工作,机场控制塔的调控,到负责载送乘客飞至目的地的机师,无一不是掌控数百条人命的核心人员。而从上机到下机,全面操控这数百条人命的,就是航机内拥有最高指挥权的机长。乐,都已超出一切了。周骏机长年龄:29岁出生:中国湖南公司:中国南方航空资历11年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11.10.03

上一篇: 下一篇: